一查就能查出来

2019-10-13 19:50

未来,通过离婚、赠与、转让等形式放弃自己应得财产,或放弃法定应得赡养、抚(扶)养费和其他合法收入的,均不能进入保障房“门槛”。

“谁愿意将自己在银行的存款报出来,这是‘新规’的一个瑕疵。”秦玲坦言。

下月1日起,《南京市城市低收入及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认定办法》正式施行,除了将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收入标准由低于1000元/月调整为低于1513元/月,城市中等偏下收入标准由低于1700元/月,调整为低于2421元/月;还将家庭财产作为一项新的认定标准。家庭财产如何认定?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市60%的保障家庭都有自住房。其中不少家庭一边嚷着住房困难,一边却嫌申请到的经济适用房地段不好,把房子租给别人或空置,这就和住房保障的根本目的相违背。

昨天,南京市房改办、市民政局联合对区、街道民政部门和房改部门的工作人员进行了集中培训。未来住在新街口、鼓楼等黄金地段的中等偏下收入家庭,即使住房面积符合申请标准,也不一定能申请到保障房。

【案例】从2009年起,历经近4年建设,南京岱山、上坊、花岗、丁家庄四大保障房片区共将给南京市提供8.28万套保障房,给更多百姓一个温暖的家。

【解读】南京市民政局社会救助处主任科员秦冬平解释,从住房面积来说,薛培一家绝对符合保障标准(保障房的门槛是人均住房建筑面积是15平方米以下),但按照同地段上一年度二手房成交均价算一下,这套房子有可能值90万元,人均家庭财产30万元,按照“中等偏下收入家庭人均财产3人户应低于20万元”这一标准,他们就不符合。

【解读】“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户保障的主要是家庭。按照张小磊的实际状况,他以一个自然家庭的名义去申请保障房完全符合政策规定,且在申请时,父母的房产不计入张小磊一家的财产收入。”南京市房改办副主任秦玲告诉记者。

【案例】市民王女士前不久和丈夫协议离婚,根据协议,她放弃家庭所有财产,带着儿子净身出户。作为无房户同时又没有固定职业,王女士准备去申请购买岱山片区的经适房。

针对这种疑惑,南京市房改办有关人士解释称,目前由民政部门牵头建立的收入认定平台已经囊括了9大部门信息,包括:民政、住建、公积金、工商、税务、公安、交通、人社、残联。拥有8万元以上价格车辆的家庭,一查就能查出来。

新规考虑到,黄金地段住房的居民完全可以自己去“以小换大”,而不是一味依靠政府,从而能将更多的保障资源留给真正需要保障的人。

南京市民薛培一家三口,目前住在鼓楼区琅琊路小学附近一个30平方米左右的单室间,夫妻俩以打零工维持生计。“我想明年等儿子小学毕业后,到保障房四大片区申请一套80平方米左右的保障房。”薛培对生活充满了期望。

秦玲进一步解释称,如果父母有多套住房,子女仍以自己没有房产为由去申请保障,申请人必须提供其在外租房的相关证明,如果其住在父母的房产中,则没有资格申请。

不过,由于银行、证券等部门信息还未完成联网,这也意味着市民的存款、股票证券等投资收入不能查证到。也因此,9月1日起执行的家庭财产的认定并没有明确这两项如何查证,而是由市民诚信申报。

【案例】市民张小磊一家三口和父母共住在一套60平方米的房子里,夫妻两人每月总收入4000元左右。根据中介评估,他父母这套房产的总价值高达150万元左右。

不过,这一瑕疵也许并无太大碍,“谁愿意银行里有大笔存款放着而不去买房呢?”

此外,拥有2辆以上,或1辆价格超过8万元机动车辆的家庭不得认定为城市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拥有2辆以上或1辆价格超过12万元机动车辆的家庭,不得认定为城市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困难家庭。车辆价格的认定以当时购买时的发票为准。

申请保障房的是准备成家立业的、住房困难家庭的子女,按照保障新规,张小磊可以住进保障房吗?

【解读】根据新规,王女士将没有资格进入保障门槛,“相关统计显示,南京市申请住房保障的中等偏下收入住房家庭中,有50%左右都是离婚家庭,虽然没有办法认定他们是否真正离婚,但为了避免今后一些家庭通过离婚获得保障资格,新政还是进行了特别规定。”南京市房改办公共租赁处处长王正平告诉江南时报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