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子随便掉地上就发芽长出树苗来

2019-12-25 00:05

近年来,许多城市为了快速营造绿色景观,不惜花重金把深山里的古树搬到城里落户。这催生了一些不法分子将海南古树倒卖出岛的生意。海南古树名木、特别是百年古榕树的盗卖案件时有发生。海南省人大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符琼光表示,古树名木是海南稀缺资源,应当采取有效措施加以保护。

琼海森林公安局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目前森林公安部门依靠路面巡逻群众举报等方式加大了对盗挖、运输古树名木的打击力度,也曾多次抓获不法分子盗挖运输古树并给予其应得的法律惩处。但不法分子被暴利吸引,依然铤而走险,趁夜色偷运或者伪装偷运古树,给执法带来难度。”

文昌森林公安局符局长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则表示,“根据目前苗木市场利润居高不下的情况,一些不法分子由于受利益的驱使,不惜铤而走险,盗挖、盗伐、偷运风景树的案件是禁而不止。按照省森林公安局的统一部署,该局从2012年7月开始,在全市范围中开展重点打击盗伐、偷运风景树专项行动。在这次专项行动中,我局为了进行重点打击,不断加大对此类违法犯罪的打击力度,时刻保持高压态势,主动配合林业局对辖区内的苗圃基地进行摸底清查。另外,还专门安排警力针对在重点时段、路段进行巡逻,并向社会公布举报电话。

从琼海嘉积到文昌的道路两旁,排列着密密麻麻很多家私人苗圃。在这些苗圃里,一般都能看到很多高大的各类树种。奇怪的是,这些树木一般都没有树冠,树枝和叶子也被砍光,光秃秃地被临时培土“寄养”起来,等待买主出好价钱买走。那么,这么多古树都是哪里来的呢?今天下午,记者曾经到一些私人苗圃走访后得知:“有专人把树挖好了拉过来。老板看有钱赚就留下。”这是一家苗圃的年轻打工者向记者透露的。

海南省森林公安局有关负责人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表示,要想从根本上刹住盗挖销售海南古树名木这股歪风,保护好海南的生态环境,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希望广大群众积极踊跃举报此类违法行为,将“绿化宝岛”行动推向纵深,更好地保护我省宝贵的森林资源免遭非法破坏。凡提供线索或举报属实的,省森林公安局将给予1000元/车奖励。

《海南城镇园林绿化条例》为保护古树名木做出了诸多具体规定:砍伐名木或300年以上古树的,每株处以15万以上25万以下的罚款;砍伐100年以下古树的,每株处以5万以上15万以下的罚款;砍伐后续资源的,每株处以5000元以上5万以下的罚款。未经海南省政府批准不得移植、买卖、转让古树名木,擅自买卖、转让的,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3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擅自移植名木或300年以上古树的,以砍伐论处。

在琼海境内长坡附近一家私人苗圃,老板指着一株看上去足有10多米高、直径将近2米的大树推荐说,“这棵树是我好不容易托人从五指山毛阳那边运来的,少20000元我是不愿意卖的。”当记者询问这么大的古树是否需要有合法手续才可以砍伐和运输时,这位老板说:“我们自有办法。你买回去,运输栽种我们负责,保你100%栽种成功。不成功算我的。”

据海南省林业局有关负责人介绍,古树指树龄在百年以上的树木,名木指稀有的、珍贵的、具有历史价值或重要纪念意义的树木,而古树后续资源指树龄在80年以上100年以下有保护价值的树木,以上三者均为森林资源中的瑰宝,具有极高的科学研究、生态保护、历史文化和旅游观赏价值。

人民网海南视窗3月14日电(记者李伟民)一位自称曾经经营苗圃生意的文昌郑姓老板日前向记者透露,“一些苗圃老板受利益驱使,专搞盗挖古树销赃生意,从古树被盗挖、偷运到销赃,已经形成一条隐秘的黑色产业链。”

在 这次“专项行动”中,文昌森林公安局共查获非法运输风景树60株,行政处罚 6人;立案侦查非法采伐、毁坏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案件3宗,刑事拘留犯罪嫌疑人2名。那些路边苗圃尽管大都已经办理林业部门经销林木的许可手续,但仍然不排除一些苗圃老板钻政策和法律空子,趁执法人员不注意或故意逃避执法人员视线,做起经营盗挖古树林木的勾当。文昌森林公安机关曾经多次抓获从事这种违法行径的不法人员,并且已经依法作出过严肃处理。”

这位老板还热情地向记者介绍他苗圃里一些名贵树种的特点和价格。“这个是海芒果,很容易成活的。果子随便掉地上就发芽长出树苗来。这是青皮榕树,可以长得很高很大,但特点是冬天落叶,不喜欢落叶的就不要买。这两棵青皮榕人家出9000块钱,我都没舍得卖呢。”

这位郑老板说,像重阳树、老榕树等名贵古树目前在市场上价格不菲,加上各地房地产开发需要名贵树种绿化,私人老板的别墅、私家农场等处对各种名贵树种需求旺盛,催生了古树名木疯狂盗挖的隐秘产业。

另一位私人苗圃老板则这样告诉记者:“我们的树哪里来的都有,有附近文昌琼海农村挖来的,也有琼中五指山热带雨林里挖来的。”那么,这么多古树都有合法手续吗?是不是盗挖而来?面对记者这个问题,老板笑答:“我这么跟你说吧。你要是买我的树,我保证给你送到家。但过路的林业通行证、装车等费用,你必须要出。”

对于那些作为村集体并且是政府“挂牌”保护的古树,村民不能内部决定对其进行砍伐,必须由村委会上报镇林业站,逐级上报经市级林业机关同意批准后,村民才可以将挂牌古树移走,但绝对不能对其进行砍伐或出卖。

早在2008年9月,海南省就已经出台《海南城镇园林绿化条例》按照这个《条例》规定,砍伐名木古树的将最高处以每株25万元的罚款,擅自移植名木或300年以上古树的,以砍伐论处。

曾经有媒体报道,一棵胸径30厘米的重阳树,在海南的市场价格约为2万元,可如果贩卖到广东等地,价格则三至五倍地上涨,有些绿化效果好的甚至可以卖到10倍以上的价钱,不法分子可从中获利20万元左右。而实际上,一些私人苗圃已经成为不法商家贩卖古树的“中转站”。 以一棵百年老榕树为例,有的不法之徒在我省盗挖运输一棵大榕树只需3000至5000元的费用,而这么一棵大榕树,如果贩卖至广州等地至少要卖30000元,有的地方售价甚至更高。

尽管森林公安部门采取路面巡逻接受群众举报后进行查处等监管措施,但不法分子盗挖古树利欲熏心,给执法带来难度的同时不免有漏洞和死角让不法分子钻空子。“森林公安的民警不可能一天24小时都在路面巡逻吧?有些大树晚上或者凌晨运输,谁看得见?”爆料人郑老板说。